大学首页|思政在线
各国语言/Languages
英语/English 法语/Français 俄语/Русский 阿拉伯语/العربية 西班牙语/Español 德语/Deutsch 日语/日本語 印尼-马来/Indonesia 朝鲜语/한국어 意大利语/Italiano 葡萄牙/Português 印地语/हिन्दी 泰语/Việtไทย 越南语/Tiếng
关注广外微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网>校园文学

我的好伙计

文字:虚谷 图片:网络 编辑:校园文学编辑 提交时间:2018年06月30日 审核时间:2018年06月30日 点击数:6

  春天总算是到了。我摸着我干枯的身体,让阳光尽情在我的身上畅游,阳光是热的,热得刚刚好。我身上忍不住地发痒,肌肤的细缝里像装了弹簧,时刻蓄力着想冲破我的皮肤。它矫揉着,似痒非痒着,急迫地,猛烈地,冲击着。满片纹理,满身肌肤,几欲被它的存在占据,甚至企图占领灵魂的栖息

  叶子,我的好伙计,你终于回来了。

  你可知我这些日子有多难受吗?我可算是熬过了这寂寞的冬天啊。尚且还未绿得成色,你带着新鲜感探望这荒芜的村落,你是否感到熟悉?好像什么都没变,仅仅只经过一个冬天,你已经把回忆都忘了。

  我又得带你重新认识一下这世界了,我的老伙计。

  春天仿佛散发着香甜诱人的味道,身体内涌流着暖暖的不知名的情愫,世上所有生物都企图在春天造一番新生。人类也这样。一到春天,村里就会新产生几对小情侣,偷偷摸摸地躲到我的庇护之下,以为没人看到他们。四郊确实人烟稀少,剩我孤独一树。他们时而站在我身子面前,拉拉小手,时而又倚靠在我身上,亲亲小嘴。不瞒你说,等到你长成一片浓绿时,便是他们最尽情自由的时候了,大地的泥土坚硬却不乏柔软,你的影子细细簌簌,为他们铺上床垫,月亮从不惊扰他们,只远远发着撩人的光,照着柔软身躯舞动的身影,你尚未听过那身姿吟诵的声音,世上没有一个音乐盒能收容它发出的每个音符,只有跳进河里,淌进清晨的露水里,沉默在月色的土地里。

  我啊,常常在想,我们树为什么没有爱情呢?可是转念一想,就算有又如何,这方圆百里只有我一颗树啊。

  哎,不提这伤心事了,我的好伙计,我发觉你最近可是又健壮了几分,覆盖你身上的色素如痴如醉地蔓延在你肌肤的每一丝每一纹,你是如此坚定且执着地立于这无穷无尽的艳阳之下。好吧,虽然阳光强烈得令人绝望,但他也给我带来了一丝欣慰,恰是因为这猛烈的阳光,人们才想到在荒芜中的我,你知道吗,他们还要在我面前布置石桌石椅。

  他们要在我面前开创一片新天地了!

  我的好伙计,你用你多而密的身躯为他们遮挡了烈日的狂烈,我得以在这荒凉绝望的夏日,找到些许的慰藉。我听着他们胡侃乱侃,不过有时候我实在不懂人类的感情,他们一面欣喜地讨论村里某人家生了儿子,一面却又忧心忡忡地计算着分配的家产,生了孩子他们究竟是高不高兴呢?可惜我的树脑里没有计算能力,无法计算人类分配财产问题。不过听他们讲话还是很有意思的,他们讲国家,讲政治,也讲哪户人家收成不好;他们讲人生,讲经验,也讲今天巷头二伯又和二姨吵架了;他们讲女人,讲生儿育女,也讲家里养的母猪又生猪仔了。

  我的好伙计,你一定也是听得津津乐道吧。你看,有时候风吹,你听得入神,也忘记搭理它,和它跳舞哩。好吧,我的好伙计,我知道这猛烈的光照得你生疼,但请你忍一忍吧,为了这片刻的热闹,暂且忍一忍吧。

  我的好伙计,今天,我好像听到你偷偷地和我说,你要走了。我知道,分别的时刻又要到了。我偷偷撇了眼你暗黄的皮肤,是什么夺去了你身上浓厚的绿色呢?难道是秋天吗?我们不能怪罪秋天啊,它仅仅也是为了履行它的责任,四季交替,这是我们永远改变不了的事。你慢慢地坠落,顺着地心引力,你终于和风舞蹈了,在半空中,飘荡着,游离着,我知道你不愿落入大地,但你知道吗,我其实也在大地里,世上的所有生物,都在大地里,你安心地落下吧,我们在大地里再见。

  人们来清扫你了,我不忍心称这是“你的尸体”,尽管你不寄居在我身上,你依然是我最敬爱的好伙计!他们拿着大扫帚,不同于自己家中平日用的,可惜了,我们无法在大地中相遇。但你不用担心,几个月后,我们又会回到始点,只是我还是得反反复复地说着这些话。那几个清扫的人来来去去,扫了又走,我是多么希望他们能够停下来,抚摸我苍老的身躯,安慰一下失去至亲的我啊。可惜他们太忙碌,没时间停下来感受我的心情。

  我,的,好,伙,计——这次是真的要和你再见了。轰隆隆的机器声企图吞没我最后的呼唤,我实在是喊不出来了,好伙计,我用尽我身上最后一丝气力向你道别。人们这次是真的嫌我占地方了,他们将我的身躯砍成两半,再一根一根地解决我与大地最后的联系。我要倒下了,我再也无法为你提供一个家了。泥土溅在我的躯干上,想要给我最后一丝温暖,我离开了我的根,她孤零零地伸展在原地,她什么也不是了,我也如此。大地拥抱着我,我仿佛快渗进泥土之下,我什么也看不到,但眼前却不是黑暗,是大地的颜色,泥土的味道。虫子在我身上狂欢着,在泥土柔软中舞动着,被我压倒的小草挣扎地跳动,企图冲破我笨重的身躯。我也想在这浑厚的土地中舞动我的枝干,让虫子为我伴舞,泥土为我鼓掌,让这轰隆声作为我最后的圆舞曲——可惜我动不了。我在最后的关头畅想了我的未来,我是会在一个漂亮姑娘家替她保护她的衣服,还是在一户家庭中乖乖地缓解他们一日下来的劳累……

  但是这一切都少了你,我的好伙计,你不会再醒来,不会再听我啰嗦的故事了。

  但是,带着我最后的恳求,请你祝福我吧,这是我最后自私的希望,祝福我吧,我的好伙计,我要在新世界里狂欢了。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