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首页|思政在线
各国语言/Languages
英语/English 法语/Français 俄语/Русский 阿拉伯语/العربية 西班牙语/Español 德语/Deutsch 日语/日本語 印尼-马来/Indonesia 朝鲜语/한국어 意大利语/Italiano 葡萄牙/Português 印地语/हिन्दी 泰语/Việtไทย 越南语/Tiếng
关注广外微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网>校园文学

我的青春,从金凤花下走过

文字:巫晓玲 图片: 编辑: 提交时间:2018年06月22日 审核时间:2018年06月22日 点击数:414

在广州居住多年,感觉金凤花似不多见,而且树的形态和花的色彩,也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记忆里的金凤花是属于故乡的,它树形高大舒展,羽状复叶纷披如华盖,每到蝉鸣季节,高大的树冠便密密麻麻簇满了火红的花朵,花儿如蝶如凤,如火如荼,红得张扬,红得耀眼。它开在校园,在田野,在河畔,在山上,恣意生长,随处可见。

我的小学校园里,就有这么几株金凤花,几株长在校门口,几株长在操场旁,还有两株长在教室楼旁边空地上,我们课间常常在金凤树下玩耍,那时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游戏,男孩子下课就是追追打打,女孩子就是丢沙包、跳绳、跳格子、颠石子,或者玩老鹰捉小鸡,金凤树遮阴避日,树下就是孩子们天然的乐园。有时,我们还在金凤树下上体育课,最记得的就是跳木马,那时我很瘦小,也很娇气,每次跳木马都无法完成,但老师并没有责骂,而是笑眯眯的站在旁边,等我跑过去了,手一撑一起跳,他就像抓小鸡一样把我拎了过去,感觉就像在玩游戏。时至今日,我依然对那老师心存感激。

花开季节,树上一片火红,地上落英缤纷,我们常常捡了花来玩,或者簪发梢上,或者扯下花萼,捏着,对着断口吹气,金凤花的花萼是中空的,吹了气就会鼓了起来,像一只小哨子,又像一只炮仗,放手心里,用另一只手一拍,发出“啪”的一声,我们便高兴了起来。有时,我还会把落花捡拾了,放在篮子里,拿了树枝挑了,学黛玉葬花,一摇一摆的踮着脚走小碎步,咿咿呀呀的自编自唱“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懵懂孩童,莫名其妙的便有了些忧伤。而夏季过后,花儿落尽,树上挂满了长长的荚果,掉下来后男生们便捡了当剑当刀打起了仗,玩的不亦乐乎。金凤树下的童年纯真天然,快乐简单。

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没有什么玩具,但我们善于就地取材,动手自创,地上的沙子可以拿来做沙包,小石子可以磨圆了用来玩抛石子,五颗小石头就可以玩得花样百出。苦楝树枝拗下来就可以做成一个花环套头上做侦察兵玩打仗,树上的知了甲虫,更是可以捕了来用丝线绑了牵着玩,现在想来,那时的孩子们,多么会自娱自乐啊,而大自然又给了我们多么丰富的馈赠。

离乡多年,有时我还会梦回小学,而梦里都有那两棵金凤花。可惜,听说多年前小学就已经搬走了,旧址上建了楼房,金凤花自然也是不在了。 金凤花在广州似不多见,而且那树的形态花的色彩,也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我后来就读的饶平二中和饶平师范,校园里也有金凤树。二中校园是在县城郊外的棲云山下。栖云山树木葱茏,金凤花掩映其中,万绿丛中一抹红。

学校依山而建,最下面是大操场,往上依次是图书馆、宿舍、教学楼,我们读初一时的教室在最高处,上去得爬几十级石梯,教室前的崖边也有两棵金凤树。不过,那时我们已经不再做游戏了,而是在树下看书,学习,讨论,憧憬着未来。有时我会站在金凤树下静静的眺望远方,山下是树木草丛,再过去是县城民居,再远一些就是大海了,而大海那边又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未知的远方,让一个女孩孜孜不倦,上下而求索。

很庆幸我们那时读书不用上补习班,不用被逼着去学奥数学英语学钢琴,我们除了上课,其他时间多是用来运动。我们以前每周有两节体育课三节体锻课,几乎每天都要跑步跨栏跳高跳远甚至还要爬杆。每天课间,我们还要飞奔到山下操场做操,然后再气喘吁吁爬几十级阶梯回半山腰的教室上课。有时,体育老师还会让我们到校外的山路跑步,从校门口一直绕到后山,再从山后翻山回教室,我们经常一边抱怨着,一边嬉闹着你追我赶往前冲。那个时候,那两棵高大的金凤树就成了我们的目标,它像招展的红旗,给了我们希望和勇气,只要望见它,也就胜利在望了。

校庆的时候,美术老师为我们几个女孩子拍摄了一辑晨读的照片,校庆期间在图书馆展出。晨光里,在金凤树下,在教室后的草地上,几个豆蔻少女,白衣黑裙,手捧课本,或站或坐,书声琅琅。头上繁花似锦,地上绿草如茵。我想,青春,就是这般模样吧,热烈又沉静,张扬又羞涩。

多年后回想起初中生活,我眼前总是浮现出一群青春少年在山野间奔跑撒欢的情景,无拘无束,自由奔放,充满了朝气。

在我的年少时光里,似乎都有着关于金凤花的记忆。到了读中师时,更是花开荼蘼。中师三年,可以说是我青春的最后盛宴,淋漓酣畅,滋味醇厚,一生怀想。

那时的我,喜欢穿一身红衣红裤,而我的闺蜜丽珠则喜欢穿一身的白,我们常常携了手,娉娉婷婷的,从校园中央的那两棵金凤树下走过,一起去画室跟许老师学画画,一起到教室练舞蹈,一起参加篮球队到球场训练。金凤树是我们从宿舍到教室到饭堂的必经之路,树下那个平台,则是我们学校举办文娱晚会的天然舞台。记得当年我和她跳的第一个双人舞叫《草原牧歌》,裙子是借来的,头饰是自己拿了硬纸板做的,在上面贴上彩纸、缝上玻璃珠子,再插上羽毛,往头上一戴,舞台灯光打在两个豆蔻少女美丽的脸上,看着倒也有点少数民族风情。这个舞蹈获得了一等奖,后来还代表学校参加了汕头市的文艺比赛呢。

但和一个男生表演二重唱却是出了糗,两个人都紧张,你唱你的我唱我的,根本搭不上调,竟然在台上互相埋怨起来,惹来台下一片笑声,最后只好落荒而逃,从此落下阴影,再也不敢在众人面前展示歌喉了。

饶平师范座落在田园间,围墙外是稻田和菜园。夏天的夜晚,我和丽珠常在晚饭后出去散步,黄昏落日,大地苍茫,风里带来大自然的各种气息,我们走在阡陌间,看晚霞,看农民劳作,走累了,就在围墙边一棵金凤树下的草地坐下来,我们喁喁私语,彼此分享各自的秘密。那片落满了花瓣、摇曳着狗尾巴草的草地,成了我们的梦园。少女的心事和梦想,如暮色朦胧,如彩蝶缤纷。

那个年代,学校是不允许恋爱的,但是,花季少年,少女怀春,那时,我们听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读你》、王杰的《外面的世界》,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我只在乎你》,看琼瑶的《窗外》《一帘幽梦》、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读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无怨的青春》、汪国真的《剪不断的情愫》,一群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春心荡漾,情愫暗生,爱情如金凤花开,蓬蓬勃勃,热烈甜美。“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于是金凤树下各种青春故事各种悲欢离合,浪漫美好。当时,有个会跳霹雳舞的男生和班上的女生谈恋爱,就很轰轰烈烈,他们的故事流传至今。而我,也曾在树下收到男生夹在书里的纸条或者电影票,也曾站在树下为球场上那个喜欢的男生投篮后回眸看我的眼神而脸红心动。青春啊,就像那金凤花,花开似焰,色艳如火,开得毫无顾忌,红得惊心动魄。

前不久,老同学李少说同学们在筹划着办师生画展,他想刻一枚闲章,让我写几句,不知为什么,我就想起栖云山的漱玉泉,想起校园里的金凤树了,我们毕业的时候,正是金凤花开正盛之时,我们流着眼泪分别。一代中师生的芳华,就像树上那金色的凤凰,夏季一过,便翩翩远去,而此去经年,有些人走上了艺术道路,成了画家作家音乐家,有些人则几十年如一日耕耘在三尺讲台上,成了教学骨干……饶师生活是清苦的,而我们的内心则无比丰盈。“石壁鸣泉漱玉,山育佳木,水滋美兰,旭日奎光耀桃李,饶师满园芬芳”。时光流逝三十载,中师已成绝唱,而我们,终不悔。

泰戈尔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在我看来,青春,就是这夏天里的金凤花,是我生命里不一样的烟火,灿烂一生。

我的青春,从故乡的金凤树下走过。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