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首页|思政在线
各国语言/Languages
英语/English 法语/Français 俄语/Русский 阿拉伯语/العربية 西班牙语/Español 德语/Deutsch 日语/日本語 印尼-马来/Indonesia 朝鲜语/한국어 意大利语/Italiano 葡萄牙/Português 印地语/हिन्दी 泰语/Việtไทย 越南语/Tiếng
关注广外微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网>专题报道>毕业季

【毕业季】别了,我的大学

文字:陈丹蕙 郑绮琦 实习记者 袁茜 图片:受访者提供 陈丹蕙 编辑:周喆 李国仪 提交时间:2017年06月13日 审核时间:2017年06月22日 点击数:454

也许很多人都曾在夜晚经过贝岗喧闹的街口,也许很多人都曾漫不经心的走过大学城的内环,也许很多人都曾和社团的小伙伴一起开心地郊游。但是当这一切和毕业挂钩的时候,“最后一次”的仪式感让它变得与平常不一样。毕业,就像一个大大的句号,我们的脚步越走越远,把四年的光阴留在身后。四年中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都因为和你一起而变得熠熠生辉。在和这些日子挥手作别之前,我想和你最后一次,一起完成这些事。

毕业前最后一次摄影对焦

和每一个寻常的夜晚一样,入了夜的贝岗喧闹如常。临近广外的十字路口上,来来往往的车尾灯和昏黄的路灯交杂在一起。

但对于大四新闻专业的吕锦云而言,这是个特别的晚上。穿上休闲的条纹衬衫,扛着三脚架,她和要好的小伙伴一起停在了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安全岛上。在这里支起三脚架,把自己的单反稳稳地安装在了脚架上。

这是吕锦云的摄影告别:在离校之前最后一次和小伙伴在贝岗拍摄视频影像。


吕锦云(左)和她的小伙伴在贝岗拍摄

这是一个很随意的街头互采,用她的话来讲是“掏心掏肺地聊”。橘黄色的灯光下,她们对着镜头讲出自己的心声,聊一些“劲爆”的话题,比如有没有暗恋过班上的谁。“很默契,很投入,没有NG,都是一条过。”对她们而言,这不仅仅是一次拍摄,更是一次告别仪式,告别朋友,告别同窗,告别四年已经习惯的许多生活。

“也许是对这个专业爱得深沉。”吕锦云是一位摄影爱好者,参加过校内外许多摄影比赛,因为作业要就近取材,贝岗是她四年大学时光里经常光临的地方。在临走之前,她最后一次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与贝岗发生联系。对她而言,能够随心所欲地拍一些有趣的视频,这就是很开心的事情,哪怕在这之后会有伤感。“要好的几个小伙伴就这样天南地北了,到时候群视频背景都是不一样的城市。”然而,那一晚,单反镜头对焦在她脸上的时候,她和小伙伴的脸上都洋溢着对这场拍摄满满的笑意。

毕业前最后一次漫步丈量

除了贝岗,大学城内外环也是不少人大学生活里的“必要存在”。耳机里放着跳动的旋律,跑进夕阳的余晖里;饭后约上三五好友,走在拂面的晚风中。在暮色时分的内环,能看见很多这样或跑或走的身影。在过去的四年里,教育学院的林苡也曾是这支浩浩荡荡“大军”中的一员。

临近毕业,她约上自己的舍友,花了五个小时去走外环。“我们坚持一起走了四年的内环,最后一次就想挑战一下外环。要离开大学城了,很舍不得这里,想抓紧机会再多看看。”

“走的时候有点枯燥,但是走下来后很开心”。天气并不太好,后来还下起了雨,她们撑着伞慢慢走着,一路上回忆着四年来的点点滴滴。聊过去,第一天来广外报到时的事情仿佛还在昨日;聊未来,从朝夕相处到各奔东西,彼此都将在新的城市遇见新的人。


暮色时分的外环

路过一棵棵青葱的树,路过一片片昏黄的灯,她明显地感受到四年来大学城的不少变化。“广东药学院变成了广东药科大学,校门也改头换面了;而之前热闹非凡的北亭,现在也变得有点萧条了;原本只有一期的新天地又多了二期;广外的食堂也添了很多变化。”

其实变化的不仅是事物,四年来林苡也在慢慢成长。“记得当时大一的第一个presentation。每个人上台前都手心出汗、声音颤抖,非常紧张。经过四年的锻炼,发现自己的心理素质、语言功底都进步了很多。”林苡感叹道,自己四年前对大学城并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却对它充满了眷恋和不舍,“它承载了很多回忆,还有努力。”

毕业前最后一次旅行出游

赤脚走在沙滩上,低头掬一捧海水。夜晚的大海无比宁静,只有身后围着篝火,席地而坐的伙伴们还在嬉闹。那一刻,来自经贸学院、被武协人亲切地称作“小马哥”的马逸文觉得,在武协度过的四年春秋慢慢凝聚成一种叫做回忆的东西,席卷心海。

这是属于广袤园武术协会2013级毕业生们最后一次的珠海高栏港毕业游。

“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在车上大家就已经开始兴奋起来了。”谈到毕业游,马逸文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她回忆,为了让这次毕业游更有武协的味道,他们特意选择爬过一座山去看海。虽然山路很陡很难走,但是大家互相照顾、互相搀扶着,花了很长时间最后抵达了目的地。“爬到山上的时候往下看,风景很美,能够俯瞰整个海滩。虽然爬山很累,但是看到那么美的景色,觉得也没什么所谓了。”


在海边“放飞自我”的13 级武协毕业生(左六为马逸文)

海边烧烤,边吃边闹的午餐和炭火一样温暖;踩下脚印,在沙滩上写出“广袤园”“武协”“13级毕业快乐”的字眼;按下快门,摆出武协不同拳组的特有姿势。或许当海浪涌上沙滩,字迹会被冲刷干净,但这份欢乐会镌刻在每个人的心中。

回忆起过去和伙伴们一起训练的时光,马逸文感慨:“训练很辛苦,有时候想偷懒不去训练,但转念一想如果不去的话,这一天就见不到那群小伙伴,就会少了一次和他们一起流汗、一起坚持、一起说说笑笑的经历。就是想去跟他们待在一起,累也很开心。”

黑夜降临,贝岗的灯光连绵成一片,人来人往充斥着喧闹声;围绕着它的外环上,路灯静默着,映照着三三两两漫步的行人;偶尔大巴驶过,穿过厚重的夜色,载着谁奔向远方。

可能这样的画面每天都在大学城上演,但或许就是不同的人在用自己的方式和自己的四年回忆道别。这一刻,也许别人不知道,但这是他们与大学生涯挥别的最后一次,是即将毕业的他们,一起写下的后青春的诗。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