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首页|思政在线
各国语言/Languages
英语/English 法语/Français 俄语/Русский 阿拉伯语/العربية 西班牙语/Español 德语/Deutsch 日语/日本語 印尼-马来/Indonesia 朝鲜语/한국어 意大利语/Italiano 葡萄牙/Português 印地语/हिन्दी 泰语/Việtไทย 越南语/Tiếng
关注广外微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网>时评荟萃

大学要招“偏才怪才”知易行难

文字:杨三喜 图片: 编辑: 提交时间:2017年04月16日 审核时间:2017年04月26日 点击数:9

今年全国试点本科自主招生报名工作已基本结束,试点自主招生的高校仍然是90所,招生人数约为16000人,与2016年基本相当。对于自主招生,有一些中学校长认为,高校对“偏才怪才”的选拔还不够,在一定程度上背离了制度设计的初衷。

自主招生是高校招生制度改革和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方向,目的在于不拘一格降人才,弥补统考选拔人才的缺陷,使“偏才怪才”也有机会进入名校。但自主招生对“偏才怪才”选拔不够的问题确实存在。

在获得自主招生资格方面,目前的制度对“偏才怪才”也谈不上开放。多数高校在自主招生过程中要求学生在学业、科研、创新、组织管理等方面潜力突出,要有学科专长、创新潜质。具体而言,就是理科生要获得过学科奥赛或科技创新奖等奖项,文科生要有作品、有艺术特长。然而这些素质和能力的培养都需要时间和金钱的大量投入,那些获得自主招生资格的学生,多数来自一二线城市的重点中学。另外,自主招生还诱发一些乱象,因为拥有专利发明、发表论文可以加分,很多人通过购买专利转让、代发论文的方式获得自主招生资格,甚至还衍生出了一条灰色利益链。

以什么为标准评价所谓的学科专长和创新潜质呢?我们不能否认综合素质评价渐渐表现出了应试化倾向,即以等级、证书、专利证明、论文等可量化的内容为依据评价学生。北京大学教育考试院院长秦春华在上海面试学生时发现,学生们无一例外,学习成绩优异——至少位于年级前5%;艺术特长突出——至少会一种乐器;获得过各级科技创新奖励——至少是市级二等奖……这些学生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种情况,不是由自主招生直接造成的,但也不能否认自主招生的指挥棒作用。

人才选拔从古至今都是一个难题。一者,所谓“偏才怪才”,是一个主观概念,并不易界定;二者,如何发现、选拔这类人才尚没有完美的方法。刚性的考试相对公平,但弊端也很明显,无法发现特殊人才,甚至会扼杀人才;综合素质评价的主观性强、灵活度大,有利于人才的多元选拔,但也存在人为操作空间。

在当前社会氛围下,对高校来说,保障考试公平公正显然要比选拔“偏才怪才”更优先。所以,高校自主招生过程中必然还是要设置一些硬杠杠,保障招生的公信力。

钱钟书数学15分,被清华大学录取;罗家伦极擅长文学而不擅长理科,参加北大招生考试时,作文成绩满分、数学成绩零分,其他各科成绩平平,但却得到蔡元培的赏识,力排众议将他录取。而今天的钱钟书、罗家伦们能以“偏才怪才”的身份通过清华北大的自主招生考试,并被录取吗?又能否有蔡元培这样敢拍板、有底气、力排众议的校长和考官?考官会不会担心录取了“偏才怪才”而引发社会的争议和质疑,又是否有足够的底气来面对?

观察教育领域的任何改革,不能仅仅局限于教育系统自身。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已经渗透到教育系统之中,任何教育改革都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在社会充斥着不信任的背景下,自主招生面临的两难困境可以理解。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是公平公正的最好保障,把招生录取过程放置在阳光之下,为社会的监督创造充分而良好的条件,可以有效防止招生腐败的发生,提高自主招生的公信力。但从根本上来说,“偏才怪才”的选拔还是需要社会整体环境更加健康,需要在一个更包容、理性的社会条件下进行。

                                                                         (中国教育报)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