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首页|思政在线
各国语言/Languages
英语/English 法语/Français 俄语/Русский 阿拉伯语/العربية 西班牙语/Español 德语/Deutsch 日语/日本語 印尼-马来/Indonesia 朝鲜语/한국어 意大利语/Italiano 葡萄牙/Português 印地语/हिन्दी 泰语/Việtไทย 越南语/Tiếng
关注广外微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网>校园新闻

【特别策划】镜头下的网络直播

文字:校报编辑部 图片:受访者提供 编辑:周喆 提交时间:2017年03月16日 审核时间:2017年03月16日 点击数:529

编者按:2016年是网络直播飞速发展的一年,各种直播应用软件不断涌现,腾讯等各大公司争先投资进入市场。当下的网络直播不同于往日的电视直播,大到突发事件,小到鸡毛蒜皮,似乎生活的一切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中以即时发生的形式呈现。你不再只是个远处旁观者,你可以参与其中,甚至能与屏幕中的人对话。本期策划小编带你走进网络直播的世界,深入了解我们身边的网络直播。

 

网络直播初探

阪上走丸:网络直播发展史

网络直播最初以秀场(秀场是指一个艺人得以展示自己能力的一个空间)直播模式起家,靠美女主播作支撑的YY、六间房、9185等秀场直播平台曾为人们所熟知,但随着电竞行业的兴起,在广大游戏玩家的推动下,以游戏直播为主的斗鱼TV、虎牙直播、全民TV等成为现今热门的直播平台,网络直播也迎来了今年繁荣发展的爆发期。

网络直播平台兴起的时间不长,目前并没有官方的定义。从狭义角度来看,网络直播是新兴的高互动性视频娱乐方式。网络直播发展到现在,共有三大主流直播模式:秀场直播、游戏直播和泛生活类直播。秀场直播的内容一般为主播展示个人的才艺,唱歌、跳舞、乐器弹奏等,主播以漂亮的年轻女性为主,受众多为男性;游戏直播的内容主要是主播解说游戏比赛或是同步游戏内容,主播一般为游戏选手或玩家,受众以学生居多;泛生活类直播的内容则多为五花八门的生活场景,吃饭睡觉、化妆逛街等等,主播的门槛低,人人都可以当主播。

现今在互联网带来的技术进步下,要进行一场网络直播并不困难。你只需要家里有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和一个麦克风便可以进行简单的直播。而在职业化的网络直播中,主播只需要与网络直播经纪公司签约后,公司便会提供一个布置好的直播间给主播,并会为其提供包装及宣传等服务。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手机性能的提升,现在网络变得更为简单,只需在手机上下载一个直播平台的APP就能进行直播了。只要你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打开手机开始直播。“好几个朋友都尝试过在手机直播平台上直播。”中文学院的张同学如是说。

喜忧参半:网络直播现状

在光速发展的背后,网络直播的发展现状喜忧参半。

一方面网络直播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欢迎,已经成为人们网上休闲娱乐的一部分。这是因为网络直播的互动性强,在这个开放的直播平台中,受众可以发送弹幕,可以给主播送“礼物” (可以变现的虚拟礼物),甚至可以和主播一起互动做游戏,这种参与感是一般的网络视频节目所没有的;同时还因为网络直播的内容新颖丰富且有很大的真实性,虽然整体上质量还无法得到保证,但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受众对他人生活的猎奇心理。

另一方面网络直播却深陷于丑闻的泥沼。这是由于网络直播涉及网络营销,主播可以从受众的打赏中获益,因而出现部分主播直播内容靠低级趣味博取眼球的现象,导致今年连续爆出多起丑闻,让整个网络直播行业蒙上一层阴影。另外由于相对应的法律法规缺乏,网络直播行业一度混乱无序,乱象丛生,大量庸俗色情的内容充斥直播平台,给直播行业带来了负面影响。广外中文学院的曾同学就直言:“网络直播中存在的不良内容,容易对受众造成不良影响。”

如今新的法律法规已经出台,相关监管机制也正在逐步晚上。未来网络直播在规范自身行为下将如何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优势,从而走得更远,我们期待着。

 

网络直播,伴我同行——我们身边的网络主播

 

温蕾在进行直播

网络直播进校园

近几年,悄然兴起的网络直播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了许多新奇体验,尤其受到年轻人的青睐。对于大学生来说,越来越 “草根化”的网络直播已是“再平常不过”了。在各大直播平台上,从观众到主播,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甚至当你点开一条 “邀请观看”链接后,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屏幕里,你也会毫不惊讶。

学生主播温蕾来自华南师范大学。多才多艺的她,不仅是翻译、模拟联合国成员,还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主持人。大二那年,她创建了自己的电台公众号“Vasaleyradio”,之后,她又在一档名为“Groupbreak”的节目中担任主持。就是这两次经历,让温蕾萌发了做网络直播的想法。她表示,希望能通过直播,给大家分享更多自己的经历和故事。

温蕾选择了荔枝FM作为直播平台。由于前期在公众号和节目主持中做了充分宣传,她的第一次直播就有三千多位听众参与。在温蕾看来,直播其实是个很轻松的过程。“就像跟好友聊天一样”。

“因为做了大量的准备,所以在围绕一个话题讨论时,我就有已经有了一定的逻辑思路。不过,一个话题可能会出现不一样的延伸,所以感觉也挺刺激的。”被称作“华师女神”的温蕾笑着说。

小婕是一名艺术生,主修声乐,曾经在QQ空间与映客直播等平台上直播过自己唱歌。她谈到:“(我从事直播)一是因为觉得新奇、觉得时尚、好玩;二是觉得自己唱歌还蛮好听的,想听听大众的看法与建议。”

而在直播过程中,小婕也是收获颇丰。“认识的朋友会跟我互动、说说笑笑,不认识的会点点歌。而唱歌的时候,别人也会给我提出一些宝贵建议。当他们觉得我唱歌好听时,就会给我点赞或者送些小礼物。每每这时,我的心情也会很好。这都是我平常收获不到的。”

小菲同学曾经与朋友登上一个外国的直播平台,直播自己的日常生活。通过与外国观众们的交流互动及问答,她看到了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深深地领略了跨文化交际的魅力,同时也提升了锻炼了表达能力、提高了英语水平。

各花入各眼,广外人看直播

在广外,网络直播算得上是一位“常客”了:在世界文化节、日本茶道表演和文学大师王蒙的讲座等活动中,网络直播的应用让许多不能亲自到场的同学如身临其境地参与其中,保证了良好的学习与互动效果。

不少学生都表示,自己曾或多或少的接触过网络直播。小刘同学是一名游戏直播节目的忠实观众,她喜欢在吃饭时或睡觉前进入自己喜爱的主播的直播间,观看一会精彩的游戏实况。“每当到看主播与别人互动的时候,就会觉得很放松。”

小刘同学将网络直播与综艺节目做了一个类比。在她看来,网络直播就像一种新的综艺节目,而主播与观众的互动和综艺节目中嘉宾与观众的互动实则是类似的。只是,在网络直播中能参与互动的观众数量更多、范围更广。

英文学院16级的周同学认为,相比起电视,直播间里的内容丰富多彩,也更加符合自己的兴趣。喜爱动漫的她举例道:“当别的城市举行漫展时,我总是很遗憾自己不能前往参观。可如果这时有人现场直播的话,我就能借此一饱眼福了。此外,通过直播,我还可以和其他有相同兴趣的人交流,结识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镜头下的广外“直播者”

事实上,除了做一个“围观群众”,不少广外学子已经主动加入了直播阵营,亲身体验了一把当主播的感觉。

肖颖和简杏婷是两位葡语专业的同学。受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简称CRI)的邀请,她们曾跟随老师一起亲身体验过一次网络直播,直播的内容是对高校葡语专业有关。

在此之前,两位同学对网络直播都有过一定程度的了解:“如今网络直播的内容形式多样,主播风格不一,但作为官方媒体, CRI上的直播必须要严格遵循流程,并做充分的前期准备。相比之下,Bilibili(弹幕视频网站)、斗鱼(游戏直播平台)等平台在这方面则逊色不少。”

她们表示“一般的网络频道对主播要求很低,可以说只要想做,人人都可以,而CRI则不同。此外,Bilibili等平台受众多,范围小,CRI则正好与之相反:受众少,范围大。”

经历了这次直播后,肖颖和简杏婷纷纷感慨自己学到了很多。因为直播内容涉及许多葡语专业的知识,因此,她们不仅需要了解很多葡语国家的文化,还要时刻关注国内外的大小新闻。追求完美的她们,对自己的表现仍有稍许遗憾。简杏婷说“上节目之前,老师给了我一些可能会问到的问题,我就稍微准备了一下,但在实际采访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准备的过于简单。直播中的不确定因素还是很多的,我应该做更充分的准备。” “这也让我们明白了,学习的路还有很长,我们任重而道远。”

 

万花筒里的直播

万花筒般的世界里,网络直播不断发展,内容形式也不断丰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观众和听众,也因此推出了越来越多的人气主播。站在不同立场上的他们,角度各不相同,看法也因人而异。

好奇张望,旁观直播

同为旁观者,受年龄的影响,路人对直播的认识不尽相同。大多数中年人对直播概念的认识还停留在电视直播的层面,如春晚、奥运会等,对网络直播完全不了解甚至没听说过。当下的大学生不仅对网络直播十分熟悉。大多数大学生对网络直播持褒扬的态度,认为网络直播是一种好的传播交流或者宣传的途径,它体现了社会文明的进步,其负面影响是不良参与者带来的,与技术本身并无太大关联。而在直播内容这一方面,正能量的直播值得推广,一味哗众取宠、以出洋相来博取关注的直播必须抵制,这种想法也是受到校内大学生普遍认可的。

就部分老师而言,她们或许听过了解过直播,也对直播有着不一样的看法。英语教育学院的肖衡碧老师认为在反映社会热点问题上,网络直播是很好的途径,也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媒体的滞后性问题。“就好像公演的戏剧这类文艺活动,假如主办方可以通过网络直播加强多方面的互动与交流,即时得到观众反馈,那么下一次表演就可以马上做出调整。”她说道。而在提及网络直播的诱惑时,英文学院的王琼老师特意点出并批判了不顾自身经济条件盲目送主播礼物的现象,她认为网络直播处于国家法律管理灰色地带,目前相应的条例还不完善,大学生要做到自我管制来抵制直播的诱惑。

撇开技术与内容的分层,总体观望,许多人谈到网络直播,他们第一时间想起的网络直播类型更多是无聊且毫无意义的“吃播睡播”,或者是一些哗众取宠的肤浅笑料。

亲身体验,感受直播

生活在电子媒体飞速发展的时代,上一秒还是观众的你,下一秒就可以成为主播。在大学生中,有一部分已经当过主播的群体,比起接触甚少的旁观者,他们的角色宛如先锋,带领局外人了解直播反思直播。

英文学院的胡庭豪同学曾在Bilibili平台直播背单词,作为大学生主播,他表示“网络直播是当代大学生接触世界的一种新方式”,他同时也提醒大学生主播应当注意提高个人修养,做到遵纪守法;观看网络直播的大学生们需提高警惕,不接收、传播低级信息。

除了视频形式,网络直播还可以通过音频来实现,CRI(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就是音频网络直播的媒介之一。东语学院印地语专业的邓同学曾在CRI做过关于西藏采风的播报,她认为CRI这样的官方媒体非常严肃,播报时对用词、吐字的清晰度等要求都很高,特别是小语种直播,对语言能力要求严格。为了展示中国的正面形象,对政治倾向的要求也十分明确。如CRI此类的官方新闻性直播平台对专业层面上的知识学习会更有帮助,作为音频直播也更方便大学生随时随地收听学习。

拨开迷雾,理性直播

网络直播赋予了那些想发出声音的群体一个更多地参与到社会中去的机会,每个人在这其中找到了自己的方式去表达意见,并使自己的声音被更多人聆听。

在如何理性接触网络直播的问题上,多数人都认为直播者和受众双方都要有辨别能力,直播者应学会筛选直播内容和形式,在正确的三观下进行直播;受众则应选择健康向上的内容观看。肖老师指出主播应对受众承担一定义务,好好把握直播内容与形式。新闻学院的杜慧贞副教授则认为大学生应把网络直播和专业知识的学习挂钩,把对网络直播的注意点放在与自己专业有关的地方。杜副教授表示,基于用户生产内容模式的网络直播比专业生产内容的传统直播有更多的优势,所以更受到大学生青睐,而正因为大学生是目前网络直播的主要受众群体,所以大学生不应只满足于做所谓的“Couch Potato”(头脑简单的受众),而要结合自己的专业去选择高品质的直播。

万花筒中窥视网络直播,出现的是色彩斑斓,也是眼花缭乱,但无论是主播者还是受众,都不能缺少辨别能力,既不随波逐流也不否定排斥,切莫因为网络直播而影响了正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