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首页|思政在线
各国语言/Languages
英语/English 法语/Français 俄语/Русский 阿拉伯语/العربية 西班牙语/Español 德语/Deutsch 日语/日本語 印尼-马来/Indonesia 朝鲜语/한국어 意大利语/Italiano 葡萄牙/Português 印地语/हिन्दी 泰语/Việtไทย 越南语/Tiếng
关注广外微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网>专题报道>毕业季

【毕业季】穿上一身帅气正装

文字:李国仪 杨诗敏 李嘉颖 郑棋珈 实习生:蔡妙妙 裴昕萌 柴归 图片:蔡妙妙 受访者提供 编辑:实习编辑 李国仪 提交时间:2016年06月19日 审核时间:2016年06月21日 点击数:478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呆呆地站在镜子前,笨拙系上红色领带的结,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  穿上一身帅气西装......”熟悉的旋律与歌词勾起了许多为拍毕业照而穿上一身帅气正装的毕业生对于过往的回忆。或许经过多次打领带后已有经验,系上时已不再生疏。或许曾有过多次穿正装的经历,镜子前的正装模样已不再陌生。时光悠悠,弹指而过,正装承载着大学里满满的回忆,一次次见证每个毕业生的成长。

初遇正装的笑与泪

正装陪伴了许多人度过大学生涯,其间或许发生过不少趣事,但对于第一次穿正装的经历,不少人仍记忆犹新。

“觉得特别新鲜,走在校道上感觉自己还蛮帅的,很耀眼,很引人注目。”谈到第一次穿正装,来自法学院的田森这样描绘他满心的喜悦和新鲜感。那是大一时,他被部门推选去当学院学术讲座的主持人,临时向师兄借了一套正装。

然而,心里美滋滋的同时也伴随着紧张和忐忑。田森回忆道,第一次穿正装的他并不敢照镜子,“西装袖子很长,皮带很宽,皮鞋也特别大。”尽管正装不合身,他还是得硬着头皮上。于是他将皮带栓得紧紧的,往皮鞋里塞纸巾,带着一丝不安上台主持,“很担心在台上走着走着鞋子不小心就掉了,纸巾也掉出来,这就很尴尬了。”回忆起当年的青葱模样,田森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田森接受新闻社记者采访

不同于田森第一次穿正装的新鲜感,来自新传学院的蔡裕玲第一次穿正装的回忆伴有苦涩。谈到第一次穿正装的感受时,蔡裕玲提到更多的是别扭和不习惯,“穿在身上会有点不舒服,穿上高跟鞋走起来就更别扭了。”那时,她还是大一,身穿借来的正装,第一次脚踩高跟鞋,心怀“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新闻梦想,参加了学院举行的模拟新闻发布会。然而由于缺乏一定的专业知识,看问题的角度也很局限,她在第一轮初赛就惨遭淘汰。“从比赛的教学楼到宿舍的那一段路,挺窝火的。”至今,她仍对那天比赛后的心情印象深刻,“认真准备一件事情,却铩羽而归的感觉,特别失落。”

那些年,关于正装的独家记忆

如果把第一件正装比喻为大学旅途的出发点,那么一次次穿正装的经历带来的磨砺则是旅途中一个又一个的车站,见证一个个学子成长的征程。

作为云山水榭的前经理,田森的大学生涯跟水榭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穿着正装上班就开始有种‘这里的东西都是由我负责’的感觉。”对于田森而言,正装带给他的是满满的责任感。大三时,他作为我校本科生代表参加大学城发展研讨会,然而全场除了领导之外只有他一个人穿西装。而他把尴尬和紧张抛在了脑后,拿着iPad向在场领导介绍先前准备好的资料,“一种使命感促使着我去表达和争取,”那是他第一次以经理的身份代表水榭发言。

在水榭六栋开业的第一天,田森身着正装接待校长仲伟合等领导,“因为是代表着水榭的形象,行为举止和吐谈方式都要细细考量。”时隔一年,再次提起当时的经历,他感触最多的就是这个。“我觉得我平日里是一个性格活泼、玩心十足的人。”田森这样评价自己,“但是穿上正装我就会变得严肃,变得不随便开玩笑。因为我要规范自己,让自己的行为举止、做事风格和身份相符。”正装的经历让他更加明确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也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正装给我带来了职业感,带来了角色转换,也带来了心境的成长。”田森以这句话凝练了正装于他的意义。

和田森一样,蔡裕玲也在一次次正装体验中逐渐成长。时隔一年,蔡裕玲再次以一身正装奔赴模拟发布会赛场。经历一年的专业学习和锻炼,她变得更为成熟稳重。在比赛中,她正装出镜,担当视频主播和前线记者,在模拟新闻发布会上大放异彩。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蔡裕玲和她的团队获得了第一名。正装见证了她的光荣与梦想。

然而,除了光荣,蔡裕玲也曾因为正装在重大场合摔过“跟头”。大三实习季,她去广州大剧院面试实习生,不料其中一只高跟鞋的鞋跟突然断了!她只能将重心放在另一只脚跟,重心不稳地走入面试现场。然而,这段在常人看来尴尬的经历,她反而觉得“很搞笑,觉得挺正常的。”当时的她还发了朋友圈直播:“鞋跟断了,HR会怎么想?”彼时的她,与以往相比多了几分淡定与从容。


鞋跟断了仍淡定自拍的蔡裕玲

正装的故事,未完待续

四月的尾巴,即将毕业的他们再次穿上正装,打上红色领带,将美好时光定格在一张张毕业照里。从学校到社会,正装的故事还在继续。

“准备拍毕业照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第一套正装已经穿了三年。”在谈到拍毕业照的心情时,田森的言语里透露着不舍,“拍完就真的毕业了,大学就真的结束了。”他甚至还想着,“如果下大雨就不用拍照,大家吵吵闹闹就结束了也挺好。”

然而,拍毕业照当天,田森还是被开心的氛围所感染。他说,每个人都穿着正装,感觉特别帅。而朋友们的“突然来访”更是为毕业照添了一抹色彩,“有的人四年甚至八年没见了,突然来跟我拍毕业照。”想起和朋友们一起喊“毕业快乐”的场景,田森由衷感叹,“我很开心,觉得这四年都在这里挺值得的。”


田森身着正装拍毕业照

四年来,宽大的正装已经变得合身,多次穿正装的经历也让田森从懵懂变得逐渐成熟。“在其他时候穿正装不会有什么压力,但是求职面试时就会觉得它是个很残酷的东西。”从最初的新鲜感受,到面对职场上的竞争,田森对正装的含义又多了一层理解。大四时他参加了一场百度的面试,回忆起当时一千多人身着正装面试的场面,田森不禁感慨,“真的会有要去拼杀的感觉。”而正是这种近乎“拼杀”的历练,才造就了他四年来的成长。

不同于田森已与正装打过多次交道,蔡裕玲在大学里并没有很多穿正装的机会。她最后一次穿正装是拍毕业照的时候,恰逢她人生的一个转折点,这让当时的她感触良多。

但这感触并不是缘于仪式感,“毕业照的正装,对我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仪式感或庄严感。因为拍毕业照是行程上既定的一项,因为可预见而不会对心理造成什么波动,但是心态上会有很多改变。”


拍毕业照时有了不一样的心态

拍毕业照时是4月,蔡裕玲从去年4月开始实习,恰好一年时间。这一年的时间,她经历了很多,上市新闻发布会,全国各地出差,换了不少公司,加了无数的班(现在也还经常加班),体会过很多艰难。蔡裕玲感慨道,“不仅仅是自己变得更为成熟,拍毕业照的时候,全班同学和初入大学的时候,都有太多变化。”

也许大学期间最后一次穿上正装是为拍毕业照,但这绝不会是穿正装生涯的终点。对于毕业生而言,大学里的正装经历是一种沉淀,促使他们从懵懂走向成熟。当快门声响起,时光再次定格,属于他们未来的列车呼啸而来。一张张照片,背后是一个个故事。而他们与正装的故事,未完待续。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