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首页|思政在线
各国语言/Languages
英语/English 法语/Français 俄语/Русский 阿拉伯语/العربية 西班牙语/Español 德语/Deutsch 日语/日本語 印尼-马来/Indonesia 朝鲜语/한국어 意大利语/Italiano 葡萄牙/Português 印地语/हिन्दी 泰语/Việtไทย 越南语/Tiếng
关注广外微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网>校园文学

〔小说〕苏遥和石南的某一个晚上

文字:圆圈 图片: 编辑: 提交时间:2003年05月17日 审核时间: 点击数:1,526
喜欢。 电台里一把暖暖湿湿不明朗暧昧的声音。 容易让人产生幻觉。 那个女人的声音叫我如此的着迷。听着她的声音,我的热情在生发。没有着落的精力和热情。非常非常的尴尬。一个没什么风的晚上,我的脸上凝固着一幅好笑的表情像是一尊摆设样地杵在那里。 我们的小朋友我们的大诗人我们的苏遥他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就这样被他忽略着。电视上正在播着一段香港的新闻。董建华,可怜的董特首,被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禽兽作贱着。他们叫他庸才,他们叫他下台滚蛋。他的宽容显得那么虚弱。看着那个蓝色荧屏上面容疲惫的老人,我真想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没办法,我又开始人道主义起来了。 苏遥看新闻看得很认真。忘记了我忘记了他自己。我被这样彻底地忽略着却不知从何怨起。我拿什么去跟董建华比呢?!我也的确是想比一比哪!沙沙也说过类似的话,七天前。那晚她过了一个极其伤感的生日。一个女人一旦进入了24岁就意味着她不再年轻。那晚星星很好。我说她可以换上那条白色丝裙趴在阳台上数星星。她说18岁的时候就进行过这么一场表演,那时许了好多甜美的诗意的愿望。 那的确是一种让人沉迷的游戏。有些时候照镜子,觉得自己这张面孔还很年轻,那些青春的光泽都是真的。我不骗你,石南。但是它并不生动。这真糟糕!有些时候会想起自己的18岁,含着太多暗示性的一个点。他们都说我还年轻。但我拿什么去跟我的18岁比呢我也的确是想比一比呀。 沙沙当时就是这么说的。这话我不爱听。它让我觉得自己好老而我并不乐意现在就产生这种感受。于是开始烦躁不安起来。有必要引起那个端坐在电视机前的男人对我的注意了。我渴望与他交流,天知道那是多么美妙。只要他吐出几个字能让我幸福一晚上。沙沙说我是在搞个人崇拜。崇拜就崇拜吧。我也的确需要一个人来让我崇拜一下。沙沙说那你也不该崇拜他呀。我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一个所谓的诗人; 写一些没有前途无法发表的自以为是的文字; 没有存款也没有爱。 没有存款也没有爱。是的。无论物质还是精神。都很穷。可我就是为他的贫穷而疯狂,因为我同样贫穷。我无法真实地了解自己,我只有努力将他看清楚。在这个时时刻刻被迫体验物欲的世界里,被这种贫穷心甘情愿地折磨着、打动着。我死心塌地地把他视为偶像。那么多可以成为我顶礼膜拜的人我都遗忘了,我选择了他。一个身边的人,一个可触摸的人,一个有点距离的人,一个很差劲的人,一个无限美好的人。一个像碎片样的人。 没有什么风的夜晚。苏遥端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片段。石南走近厨房打开冰箱。她想吃点水果。迎面而来的凉气让她有点吃惊。冰箱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凉气出出进进,石南站在那里,她陷入了这么一种循环当中。心灵得到断断续续的片刻宁静。如此几次。 哦。这么多火龙果。艳丽的妖治的昂贵的火龙果。 你要么? 他不理我。他看都不看我一眼。我拼命地往嘴里塞着果肉。仿佛塞入一块块软冰。它们在我的体内与我的愤怒交战着。无声的战争。疼痛的交锋。我的声音在颤抖。 苏遥,我说你今晚有点不够意思嘛。 石南石南。我在思考。在思考! 天哪!我的小朋友大诗人好伙伴又开始认真地思考了。嘘!不要吵他。苏遥一思考,石南就幸福。他一思考我就有了一个念想。我们把这锻炼成为了真理。他说思考的过程是一种痛苦的历炼。人不应该总是思考的。他说我残忍。他说我如此享受他的痛苦。这种假话我再也不爱听了。好像我多重要似的。我多么多么希望他的皱眉他的头痛他一根接着一根不停地抽烟是为了我呀。我多么多么希望那些支离破碎的文字是写给我的呀。我多么多么希望他对我长久的凝视不是在开小差呀。 是的。是这样的。他总是这样说。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直接,语气诚恳。具备了一切真话的外在条件。显然他很陶醉这种游戏。我也很陶醉。我陶醉他那么样地陶醉他自己。我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旦陷入思考状态便会放出异样的光彩。我觉得他只有在思考的时候才是在认真地存在。 “人世间的那些愁 这世界给我的幽默 这是不是要告诉我 潮起终究潮落 我知道我 努力过 我想到 遥远遥远的以后 会不会有人知道我 在这个寂寞的星球 曾这样的活过” 他在朝我走过来。 石南,这是我今晚送给你的礼物。 (文/圆圈)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