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首页|思政在线
各国语言/Languages
英语/English 法语/Français 俄语/Русский 阿拉伯语/العربية 西班牙语/Español 德语/Deutsch 日语/日本語 印尼-马来/Indonesia 朝鲜语/한국어 意大利语/Italiano 葡萄牙/Português 印地语/हिन्दी 泰语/Việtไทย 越南语/Tiếng
关注广外微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网>时评荟萃

莫言领奖穿什么,很重要吗?

文字:南方日报 图片: 编辑: 提交时间:2012年12月05日 审核时间: 点击数:958

莫言最近正为去斯德哥尔摩穿什么而伤透脑筋。据莫言的大哥管谟贤透露,莫言打算入乡随俗,既然是去西方国家领奖,那就穿当地最正统燕尾服去。很多读者却不答应了。“莫言要代表中国作家,但中国作家平时从来不穿燕尾服他为什么不穿民族服装呢?”能写出一本《丰乳肥臀》的莫言,想找件合适的衣服真难。新京报漫画/师春雷

最近,“莫言到瑞典领诺奖时该穿什么”引发一些网民热议。有报道说,莫言本人想入乡随俗,倾向于穿燕尾服,跳华尔兹。但有些网民不认可,认为莫言应该穿民族服装,比如唐装、长衫、中山装,乃至汉服。不过,有作家称和莫言通过电话,莫言回应,燕尾服学跳舞之类“纯粹胡说,沒有的事”。

穿燕尾服不伦不类?

对于莫言入乡随俗穿燕尾服的想法,很多读者不答应了。“莫言要代表中国作家,但中国作家平时从来不穿燕尾服,想象他穿着燕尾服跳舞,很快就会淹没在众多燕尾服里,毫无新意。他为什么不穿民族服装呢?”网友Linsa的想法代表了一大批读者的观点。

当然,在这方面反映最激烈的是80后写手张一一。他近日在一家报章上撰文称,“我们实在无法想象,莫言穿着燕尾服的样子会是怎样一个不伦不类的形象。”张一一还列举了一些东方国家的诺奖获得者领奖时的穿着。比如日本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川端康成,1968年赴斯德哥尔摩领奖时穿的就是一袭和服,获奖词《我在美丽的日本》讲的也是本民族的文化。文化学者黄守愚也直言,“莫言去瑞典领奖,宣称将穿燕尾服跳洋舞,实在不应该。”

黄守愚还建议莫言穿中国传统的汉服,“莫言穿汉服,行中国茶道之礼,彰民族之独立性,以体现大中国之礼乐文明与威仪。”更有读者强烈建议莫言穿唐装、长衫或者中山装,在他们看来,这些服装多少都带着一点中华民族的色彩,不至于因入乡随俗而穿得毫无特色。

在热议之下,还有不少热情的网友做了莫言穿燕尾服、唐装、长衫、中山装和汉服的“效果图”,放到网上,供大家自由讨论。记者注意到,讨论到最后,人们似乎又陷入了新的困惑这些服装,无论哪一种都不是中国作家常穿的。尤其是长衫或汉服,若莫言穿于身上,与其说是去领奖,不如说是在进行一场行为艺术,怎么看怎么别扭。

还有人设想,如果1988年诺奖在沈从文去世之前颁给他,沈老会穿什么。沈从文晚年写有著名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一书,对服饰历史研究极深。但无奈中国人喜新厌旧,那些古老的服装在生活中都不再留有身影,失去了生命力。所以大家的一致看法是,即便是沈从文,对于领奖该穿什么这个问题同样会比较头痛。

哪种服装能代表民族特色,这个话题其实已经争论过多次,这次不过是“借壳上市”,借“舆论红人”莫言的人气,再重温了一次。“莫言穿什么”只是个由头,激发了一些网友的聪明才智,借莫言的笑脸,PS了各种服装效果图。

领奖服不必刻意

网友们如此“八卦”解解闷,自然无伤大雅,但如果有人较起真来,非得要求莫言穿成什么样去领奖、才算符合中国作家的形象,这样的想法就有点可笑了。且不说形象问题和服装关系不大,也没听说中国作家群体的形象要“授权”给莫言代表。正如莫言获奖,不代表所有中国作家水准和世界接轨一样,莫言穿成什么样,和中国作家的整体形象好坏也没啥太大关系。

那么,莫言去瑞典领奖究竟该穿什么?记者多次见过莫言本人,每次都见他穿得比较随意,很多时候穿的是一件不打领带的宽大西服,此西服品牌不详。有时也就是一件夹克衫。而在记者眼里,“随性”应该是中国作家穿着的一大主要特征。莫言有时还会穿西装,至于余华,记者就从来没见他穿过西装,最多是一件夹克,热了就随意脱下搁在座椅靠背上的那种。苏童也是不穿西装的,往往休闲服一件在身,下面是牛仔裤配休闲皮鞋而已。因此,业内有一种声音认为,既然中国作家平时都穿得比较随性,莫言领奖穿着想“代表中国作家”,也就没必要穿得那么刻意了。一件西装,抑或是一件中西合璧的唐装或中山装足矣。

别说“穿燕尾服学华尔兹”可能是谣传,即便莫言真这么做了,也没什么可非议的。像当年的川端康成一样,穿着自己的民族服饰,去赞美推广本民族的美好,是一种选择;穿燕尾服跳华尔兹,入乡随俗,也是一种态度。从当事者的服饰乃至言行举止中,多少可以看出作家本人的审美趣味和文化理念。但不能反过来解读,作家没穿什么、没按某些人的思路说话,就有多大罪过似的。

莫言已是世界闻名的作家,国人自然可以期待他在国际舞台多多推广本民族文化,但是期待不能变成道德胁迫。要求莫言必须穿什么,和要求他必须怎么写作一样荒谬。穿什么、说什么,都是他自己的事儿,只有出自本性的选择,在国际舞台展现的才会是一个真实的中国作家的形象。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