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首页|思政在线
各国语言/Languages
英语/English 法语/Français 俄语/Русский 阿拉伯语/العربية 西班牙语/Español 德语/Deutsch 日语/日本語 印尼-马来/Indonesia 朝鲜语/한국어 意大利语/Italiano 葡萄牙/Português 印地语/हिन्दी 泰语/Việtไทย 越南语/Tiếng
关注广外微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网>高教前沿

校长轮岗会让大学成官场?

文字:熊丙奇 图片: 编辑: 提交时间:2008年11月13日 审核时间: 点击数:1,920

 

    近日,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徐显明出任山东大学校长,原山东大学校长展涛出任吉林大学校长。这是继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和中南大学之后,近期第四、五所国家重点大学党政领导职务变动。由此,中国名校校长书记大换岗渐成高潮。对此,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回应称,重点大学党政领导职务调整,原因有多种:有的因为年龄原因正常退休,有的则是工作需要进行轮岗。(成都商报11月8日)

  轮岗,并不是一个新鲜词汇,这是我国干部管理中的一项制度,据说这既可有利于防腐反腐,又可促进干部正常流动,还可锻炼干部,激励干部开拓创新。根据我国的干部交流轮岗制度,有的地方甚至明确规定在一个岗位上工作满五年必须进行轮岗。但是,把轮岗与大学校长联系在一起,却总觉有些别扭。

  其一,虽然我国高校,除民办学校外,所有公办高校的校领导,都有行政级别,985高校(31所)为副部长级,一般本科为正厅级,高职高专为副厅级,但总体而言,社会对大学校长的定位,并不是当作官员,而是办教育的教育家,把办好学校作为一校之长的事业。大学领导的轮换,意味着既可以轮换到与原来学校办学定位、办学传统完全不同的其他学校,也可轮换到教育无关,但行政级别对应(或更高)的政府机构,这无疑强化了大学领导的官员意识,把自己当官员对待。事实也确实如此,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校领导,不是将担任大学校长作为实现教育家理想的舞台,而是作为官场发展的驿站,在更高的官场级别面前,很少有校长不为级别所动,而以成为副部、正部等为荣,如果一名校长在一所大学干上20年,“一直没有进步”,多半会被认为是官场很不得意。举例来说,在一所211高校一直当校长,级别一直只有正厅,要升为副部级,只有到有副部长级的985高校,或者到地方政府、中央部委。大学校领导的这种官员定位,促使大学进一步行政化、衙门化。

  其二,大学不同于政府部门,培养具有个性的创新型人才,要求每所大学必须有办学个性,而对应不同的办学个性,要求有不同风格的大学管理者,这也是世界一流大学,为何要组织校长遴选委员会,按照学校的标准,选拔校长,然后由董事会(对私立大学而言)或理事会(对公立大学而言)任命的重要原因。不经过遴选,或者听取教师和学生意见,就把另一所学校的领导,或者某政府部门的干部轮换到大学来,从根本上忽视了大学办学的特点,把大学作为一级政府——轮换的校领导,如果来自高校,把其他学校的管理风格移到这所学校来,要么可能面临水土不服,要么造成学校失去个性;而如果来自地方政府,则可能完全不懂教育管理,把治理政府的一套工作方法用到管理学校中来,这将对大学按照办学规律发展,造成严重的影响。大学不但失去个性,而且将失去作为大学的基本特点,学校老师与领导的关系,异化为上级与下级、命令与服从的关系,学术自治、教授治学将无从谈起。

  其三,大学校领导的任期,不同于政府官员的任期,对于一名干部来说,在一个岗位上工作六七年时间,已经不算短了。但是,对于一所大学的校长来说,干上六七年时间,就轮岗到其他岗位,却并不一定符合工作需要。对世界一流大学校长的任期分析发现,在美国,研究型大学的校长任期平均为12.2年。1929年4月,时年30岁的哈金斯被芝加哥大学的校长遴选委员会遴选任命为校长,直到1951年辞职,哈金斯前后领导了这所顶尖大学长达22年。而哈佛大学校长平均任期22年,其中化学家埃利奥特35岁当选哈佛校长,任期长达40年,在20世纪100年中,哈佛只有7任校长。而对此次轮岗涉及到的几位校长进行分析,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徐显明2001年9月上任,在法大校长任上7年;原山东大学校长展涛2000年7月上任,在山大校长任上8年;原吉林大学校长周其凤2004年7月上任,在吉大校长任上4年。这几位校长的校长任期,与去年的一项关于我国研究型大学校长任期的调查结果十分接近——课题组对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等8所著名研究型大学校长任职年限进行了抽样调查后发现,这些大学校长的平均任期为5.9年。

  校长长期任期制被认为是一些世界一流大学之所以成就为一流的重要原因。研究者认为,较长的校长任期,既有利于校长规划长远的办学策略,减少急功近利行为,这与大学教育不能追求短期效益,大学教育和大学文化需要积淀,形成自己独特的办学风格是一致的;同时,对于校长本身来说,会把做好校长,作为自己的职业发展理想,有利于成就为教育家。我国高校校长的短任期,已被近年来高校发展的实践证明,一定程度上催生了大学的急功近利,不少学校领导为了在短期中获得突出的政绩,大搞校园建设、形象工程,强调规模发展,对教师实行数量考核,甚至竭泽而渔,破坏了学校的传统和文化,大学校园里充满功利和浮躁的情绪。

  由此可见,轮岗并不适合大学领导岗位,这不符合大学发展的需要,与现代大学制度的构建相违背。从大学发展需要出发,我国高校有必要取消行政级别,推行校长职业化,并建立校长公开遴选机制,引导校长有教育家的理想、情怀和作为,而不是成为一个官员。如果校长完全官员化,大学将很难不成为一个官场,因缺乏个性而难以培养一流人才、创造一流成果,就连有没有真正的大学、有没有真正的大学精神都让人产生怀疑。

(来源:人民网)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